墨写人生 ——我眼中的廋石先生

01.jpg

 

        中国画,浓墨重彩,以墨线为基础,用于表现物象的轮廓、明暗和质感。挥毫之间,除了作画,还有一种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艺术——中国书法。梁启超说过:“美术一种要素是发挥个性,而发挥个性最真确的莫如写字。中国书法的美是线的美,力的美,光的美和个性的美。”为什么我要一开始就提“个性”这两个字?因为这二字对于书法来说实在是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一个人的书法灵魂所在就是其人之个性,若是缺少了这一种独特,那么就算是再完美的书法作品,也不过是一副物质上的极品,而丧失了其灵秀之气。

 

       很庆幸,在我的人生中能够看到廋石先生这样极具个性的书画作品。廋石,是我的老乡,但是我们却从未谋面,只是从他的书画作品中对其有了大概的印象。于是在我的心里,一直是将这位老先生当成是一个童颜鹤发,又带着天真纯净的个性十足的“孩童”。

 

       起初接触到廋石先生的作品,是在朋友圈偶见几幅字画。我是中文系出来的,对书法也略有一定的研习,看到这几幅作品,突然就眼前一亮。毕竟这些年来我看到的书画作品数不胜数,但是真正能让我心中为之一振的却少之又少。廋石先生的书法刚健有力,别具特色,很快我就被吸引住了。在去年六安驻外人才协会广州分会的年会上,廋石委托他的儿子给我们赠送了一幅字画,“家和万事兴”。一方面,我想这是廋石先生作为一位同来自于六安的老乡,其中融合着他对故里深深的眷恋之情;另一方面,廋石先生赠送这幅字的初衷也是希望我们这些久居岭南的企业家们能够组建成一个大家庭,和和气气,共同做事,和气生财,顿时又为先生宽广的胸怀所折服。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了解廋石先生是缘于他的儿子,现任廋石书画院的秘书长汪承胜先生。在一次私下的会面上,汪秘书长带来了两本作品,一本是《廋石书画院》,另一本是《书画古诗词》,我在这两本集子里看到了很多廋石先生的书画作品,甚是喜欢,我想我终于能够真正了解这位个性十足的书画大师。带着一种近似虔诚的心情,我仔细地拜读了老先生的作品,愈发确信了之前的判断,更喜欢以童心未泯来形容这位在书画艺术上境界卓群的老人,他的画用色鲜艳跳跃,线条刚健遒劲,醇厚中又带着灵动秀气,能给人带来观赏上的愉悦和舒畅。

 

       从1983年凭借《美猴王》获得六安宣传部文联主办电影艺术大赛的银奖,到2016年被评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廋石老先生这三十多年的艺术之路必定是历经风雨沧桑。如今历经几十年的风雨磨砺,我想廋石先生的字必定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可以说下笔是力透纸背,字字铿锵。我仔细地观看了廋石先生的字画,尤其是近些年来的作品,书法线条自然流畅,笔墨干湿浓淡,错落有致,点画交代清晰,线条老辣有余苍劲十足,通篇章法布局合理。个人认为廋石先生已成为一代大家风范,若是能在结字草体上严谨研习,定能更上一层楼。

 

       怀素《论书帖》云:“为其山不高,地亦无灵;为其泉不深,水亦不清;为其书不精,亦无令名,后来足可深戒。”自肺腑中道出了书法之难。古往今来,书法写得好的无非两种,前者苦心钻研大家之作,认真临摹,勤于练习,到最后字写得也可以很好看,但是好看和风格不是一回事,这里说字写得好看,充其量是一种临摹上的成功,但是并未形成自己的书法特色,就是一个写字匠或卖字匠,他们的作品普遍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很难让人记住,是一种过眼就忘的悲哀,也是一种艺术上的缺失;而后一种,则是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突破和超越,形成自己的一种独特风格,在众人中脱颖而出,使人眼前一亮。当代的书法大家,我们首推的肯定是范曾,沈鹏和欧阳中石三人。为什么首推这三家?是因为他们能够形成自己独特的书法风格,能给人带来不同的美的感受,更是一种在书法艺术上的心灵碰撞。

 

       可以这样说,能够成为真正的大师,就必须在临摹的基础上有所突破,而且这种突破不仅仅是纯粹的技艺上的突破,而是真的下足了功夫,并且对书法有独到深刻的见解,融合个人风格,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最终在书法的艺术世界展现出来,可谓是蔚然大观,造诣极深。当今时代能称得上这种大师的人寥寥无几,但是廋石先生当之无愧地成为其间的佼佼者,正是由于他所具有的一种与众不同的个性和对书法艺术的真挚追求。我们期待着,廋石先生在今后能够有更多更好的书画作品面世,让更多的人欣赏中国书画艺术的独特之美。